(51)

(52)

回到醫院,侯晉傑和路露已齊集。

「叔叔,阿岳也在路上!」阿晉上前扶著面容蒼白的袁永定。

阿晉與路露,誰是淑賢? 誰是如花?

凌楚娟從口袋中拿出手鏈,問:

「這是從袁燁那裡找到的,是你們的嗎?」

阿晉拿起鏈子,看見「3877」的字樣。

「啊!我認得!這是我跟阿岳送給露露的生日禮物! 露露,不是說不見了嗎?我和張岳的生日就是3月8日和7月7日,我們加起來就是3877,碰巧在飾物店看見這鏈上面的號碼是3877,所以挑來送給露露。但怎麼在華仔這兒?」

「在第一次跟你們在尖沙咀唱歌的那一天不見了的。」

程淑賢今生原來是傳訊的貴人。

如花原來是自己的乾女兒。

這些一直找尋的人,原來一直在身邊。

如花,終於找到你了。

故人重逢,自己,卻死到臨頭。

真想告訴她,如花,我很想念你。真的。你教會了我如何愛,真的謝謝你。

可是,這些話,怎樣都不會說出口了。

永定從阿晉手上拿過手鏈,從自己袋中掏出了景泰藍匣子,一併遞給露露。

「誒?」露露不解。

「這匣子,是你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們有過一臉之緣,你交給我保管的。你也許忘了,但我卻想起了。爸爸現在還給你。」

露露疑惑,可還是收下了。

「好好照顧袁燁。這孩子,心底不壞,就是被我寵壞了。」永定摸摸露露的頭。

「晉仔,我的這兩個孩子,這兩傢伙,交給你了。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知道嗎?」

阿晉摸不著頭腦。

「阿楚,露露,晉仔,謝謝你們。謝謝!」

只有阿楚一人在飲泣。

醫生終於步出手術室。

「手術很成功,但病人尚未脫離危險期。我們會密切留意病人的狀況。」醫生明快地交代著。

袁永定很清楚,也很放心。

親眼望見袁燁被推出手術室,袁永定放下心頭大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