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日出,日落,又午夜。

袁永定和凌楚娟守候在袁燁身旁。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龜兔賽跑,永不會完。

這回,永定這烏龜,讓了讓袁燁這兔子,在賽跑中棄了權。

就算面對你死我亡又如何,我就是這樣愛你。

袁燁緩緩地睜開眼睛。

插著喉管,無法說話。

永定湊近袁燁耳邊,輕聲說:

「仔,爸爸已經找到手鏈主人,將你們很小很小很小時候,定情的胭脂匣交了給她。

此生你要好好待這個女孩,要像我疼你一樣好好疼她。爸爸祝福你和路露,一生安穩,幸福,生個小666。

記著,爸爸很愛你,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永遠都這樣愛你。為了我,你要好好照顧媽媽。爸爸這一生,最愛最愛就是媽媽和你了。」

明明應該矇矓的意識,袁燁卻完全不受麻醉藥影響,也沒因重創而迷糊,一字一句,聲聲入耳,鏗鏘得袁燁淌下了眼淚。

這裡三人,都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我就安心了。來生,3877,我會找你們。」永定從沒這樣輕鬆過。

這一生,無憾了。

「我累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沒有睡過啊。」

永定的眼皮又沉又痛。

「阿楚,借你肩膀讓我靠一下。仔,老婆,晚安。」

永定笑著。

沉沉睡了。

(全卷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