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To No.3’s World

Follow My Blog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Fuji Superia Venus 800 (Discontinued)

曾經有外國菲林玩家評價:800度的菲林是雞肋,因為拍日光景不需要這樣高速,拍夜景又略嫌低速。但是我個人覺得,在大陰天拍攝,800度比400度效果好,旁晚時用400也有時候會underexposed,800度我比較大信心效果剛剛好。 這幾張都是在大陰天的旁晚拍攝。 比 X-tra 400對比度高。 顆粒尚算幼細。 2019年富士宣布 Venus 800 停產,市面上的800度菲林只剩下 Lomography 800和 CineStill 800T,這兩隻菲林在香港也不時斷貨。可以選擇的中高速菲林也就更少了。 雖然個人覺得 Venus 800 色彩飽和度比較低,對比度高,不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類型,但是停產了我也覺得很可惜。 畢竟,菲林的選擇越來越少了。 Film: Fuji Superia Venus 800Camera: Canon AE-1PPhoto Lab: Developed by Showa

Fujicolor C200

C200的萬紫千紅,絕對不比 Superia Premium 遜色太多!雖然 Premium 的色彩飽和度和對比度明顯高一點(畢竟 Premium 號稱花卉王),但以 C200定位為低價位菲林,它性價比非常高! Film: Fujicolor C200 Camera: Canon AE-1 ProgramPhoto Lab: Developed by Showa 一起來欣賞 C200的萬紫千紅吧! 相信不用我的文字說明,大家都感受到 C200 對顏色表述的表現!預算有限的朋友可以以C200作為日常戶外用菲林。大概港幣56元一卷,非常親民的價格。 它是我的新手練習用卷!

Meaning of Life 2

“The point is that even if your life did have a meaning, discovering that meaning wouldn’t have the emotion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hat we typically take it to have. So what would have that emotion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People tend to think more about the meaning of life when they feel dissatisfied with how their … Continue reading Meaning of Life 2

(52)

日出,日落,又午夜。 袁永定和凌楚娟守候在袁燁身旁。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龜兔賽跑,永不會完。 這回,永定這烏龜,讓了讓袁燁這兔子,在賽跑中棄了權。 就算面對你死我亡又如何,我就是這樣愛你。 袁燁緩緩地睜開眼睛。 插著喉管,無法說話。 永定湊近袁燁耳邊,輕聲說: 「仔,爸爸已經找到手鏈主人,將你們很小很小很小時候,定情的胭脂匣交了給她。 此生你要好好待這個女孩,要像我疼你一樣好好疼她。爸爸祝福你和路露,一生安穩,幸福,生個小666。 記著,爸爸很愛你,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永遠都這樣愛你。為了我,你要好好照顧媽媽。爸爸這一生,最愛最愛就是媽媽和你了。」 明明應該矇矓的意識,袁燁卻完全不受麻醉藥影響,也沒因重創而迷糊,一字一句,聲聲入耳,鏗鏘得袁燁淌下了眼淚。 這裡三人,都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我就安心了。來生,3877,我會找你們。」永定從沒這樣輕鬆過。 這一生,無憾了。 「我累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沒有睡過啊。」 永定的眼皮又沉又痛。 「阿楚,借你肩膀讓我靠一下。仔,老婆,晚安。」 永定笑著。 沉沉睡了。 (全卷完)

(51)

(52) 回到醫院,侯晉傑和路露已齊集。 「叔叔,阿岳也在路上!」阿晉上前扶著面容蒼白的袁永定。 阿晉與路露,誰是淑賢? 誰是如花? 凌楚娟從口袋中拿出手鏈,問: 「這是從袁燁那裡找到的,是你們的嗎?」 阿晉拿起鏈子,看見「3877」的字樣。 「啊!我認得!這是我跟阿岳送給露露的生日禮物! 露露,不是說不見了嗎?我和張岳的生日就是3月8日和7月7日,我們加起來就是3877,碰巧在飾物店看見這鏈上面的號碼是3877,所以挑來送給露露。但怎麼在華仔這兒?」 「在第一次跟你們在尖沙咀唱歌的那一天不見了的。」 程淑賢今生原來是傳訊的貴人。 如花原來是自己的乾女兒。 這些一直找尋的人,原來一直在身邊。 如花,終於找到你了。 故人重逢,自己,卻死到臨頭。 真想告訴她,如花,我很想念你。真的。你教會了我如何愛,真的謝謝你。 可是,這些話,怎樣都不會說出口了。 永定從阿晉手上拿過手鏈,從自己袋中掏出了景泰藍匣子,一併遞給露露。 「誒?」露露不解。 「這匣子,是你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們有過一臉之緣,你交給我保管的。你也許忘了,但我卻想起了。爸爸現在還給你。」 露露疑惑,可還是收下了。 「好好照顧袁燁。這孩子,心底不壞,就是被我寵壞了。」永定摸摸露露的頭。 「晉仔,我的這兩個孩子,這兩傢伙,交給你了。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知道嗎?」 阿晉摸不著頭腦。 「阿楚,露露,晉仔,謝謝你們。謝謝!」 只有阿楚一人在飲泣。 醫生終於步出手術室。 「手術很成功,但病人尚未脫離危險期。我們會密切留意病人的狀況。」醫生明快地交代著。 袁永定很清楚,也很放心。 親眼望見袁燁被推出手術室,袁永定放下心頭大石。

(50)

「阿楚,如花沒有搶走我。她的心從來在十二少身上,而我的心也從來只在你身上。」 永定站起來抱著阿楚,冷靜但又欣慰地告白: 「沒有人能搶就我,我是你的。」 阿楚放聲痛哭,右手搥打著永定的胸口,大喊: 「袁永定你這個壞人! 混蛋! 蠢貨!」 「是,我很蠢。我蠢得浪費了十年光陰。白白浪費了十年!」 阿楚的手,逐漸輕下來。 「袁永定…….你不能死! 不能死!」 永定眼眶泛紅,輕輕回應: 「不,只是去地府一會兒,很快又是一條好漢。」 「那我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照顧好袁燁,照顧好你的未婚夫,照顧好自己…….你一定會幸福的!」 「我不要! 我不要袁燁,不要什麼未婚夫,不要自己,不要幸福! 我要你! 我要你啊!」 這是袁永定一生中最想要聽到的話。可惜,遲了十年。 遲了。 「不。為了我,你要袁燁,你要我們的兒子。他是我們的血脈,我們的延續,我一生的希望。 能聽到你心裡話,我今生無憾了。你讓我去吧!來生,來生我和你再做夫妻。 我們約好了!」 阿楚比誰都了解,永定若鐵了心,就不會反悔,不會改變。 她只能痛哭。 永定擦去阿楚臉上的眼淚。 放手。 轉向孔明先生。 「我準備好了。 你沒有殺人,你拯救了一家三口,還有我兒媳婦的靈魂。」 「既然你執意如此,這也只能應了天意,達成天機了。」 永定寫下自己和袁燁的生辰八字,在紙上滴了血,寫上五殿閻王的名諱。 孔明在閻王像前化了契約。 阿楚只得默默淌淚。 化寶盤火光變成慘綠,從盤裡吐出一張灰,上面用朱砂寫著 「准」。 「王爺批了。」孔明拿著灰燼。 「我還有多少時間?」 「一天。你兒子一回魂,王爺就會派其左右判官勾你的魂。一秒不差。 你走吧。我不見大限將至的人。反正你快要見到文判和武判的真身,我這化身,大可不見。」 袁永定和凌楚娟雙雙離去。 臨踏出大門時,孔明先生又開口: 「去吧!程淑賢和如花已在等你。」 既然如此,自然無需執著。 若天意如此,十二少,如花和程淑賢,是緣,是孽,他們,自己看著辦就好。 動靜俱一樣,何必與命爭?

(49)

「我肯!」 袁永定不假思索。 「我用我這條命,換我兒子一命!」 阿楚彈起,大叫: 「不可以!」 「誒?」永定來不及反應。 「你還要為那兩個死人,固執到何時?」阿楚哭了: 「我就知道……20年前如花出現,我就知道! 她要和我分享我的男人! 她會搶走你! 袁燁十年前告訴我他在等一個人時,我就知道她還要來搶你! 我恨她!我恨她生生世世! 這可怕的女人! 我恨那個女人! 那不是袁燁,也不是你兒子! 那是那個女人的圈套! 他是十二少,是傀儡!只為搶走你!」 十年前拋父棄子,她所說的不能忍受,原來不是袁永定的不上進,不是袁永定的無趣? 她所不能忍受的,是和如花分享同一個男人,她的男人,她的丈夫? 這十年的互相怨恨,只是冤情? 這十年一家三口的痛苦,究竟所為何事?

(48)

不管怎樣,荒唐就荒唐吧!反正信了! 袁永定理當害怕,可是 —— 沒有。 作為父親,容不下半點卻步。 「那麼,能救我兒子嗎?」 「他面見的,應是五殿閻王。五王爺宅心仁厚,常放還可憐的怨鬼回人間雪怨。會做換命交易的只有他。 人間世陽火有固定限額,因此投胎有時,勾魂有時。他的交易也必須要等價交換,才不致天庭、人世、地府大亂。 但是一個人,陽壽已盡,福報未盡,仍能留於人間,這並不計限額之內。你們說的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就是這個道理。」 「那麼,怎樣才能添福?」 「地府只有地藏菩薩可以司理此事。向地藏菩薩發願,此生茹素齋戒,訟經七七四十九天,慈悲自會回向要救的人。」 「七七四十九日?! 我兒子只餘一天的命! 」 「那就請回吧。」 「不!!! 不能—— 你一定有辦法!」 袁永定下跪求到: 「你可憐我作為父親的心情,救救我兒子吧!」 「我化身為人,指點迷津,為了救人,而不是殺人!」 永定一怔,詫異問曰:「殺人?」 孔明的神色更詭異了。 「只有自願捨棄陽壽,才能為另一人續命。 坊間說什麼借壽,根本有借無還,這不是殺人,是何?」 不管怎樣,還是必有一死嗎?

(47)

某唐樓樓梯傳來響亮腳步聲,袁永定和凌楚娟正慌忙跑上二樓。 孔明先生已打開大門,站在門口,似是要迎接二人。 二人甫進門,大門便應聲關上。 「閣下所為何事?」孔明先生不慌不忙。 「救我兒子! 或許你不相信……. 但是—— 我兒子和閻王做了交易! 我要救他!」 孔明先生卻一動不動,只直視永定雙眼,緩緩道來: 「信。當然相信——」 反倒是阿定和阿楚不能相信他就這樣信了。 「我正是文武判在人世的化身。 我本相—— 是鍾馗。」 這可比遇上如花、十二少或是程淑賢更詭異了!

(46)

「阿定! 阿定! 阿定!」凌楚娟拍打袁永定的臉,叫著: 「醒醒! 醒醒!」 袁永定軟趴地上。 「阿定! 阿定!」 如夢初醒。 「你好好地睡著覺,突然倒下去!」阿楚驚魂未定,抖顫著說: 「又叫又喊,發了瘋似的,怎麼了?!」 是夢嗎? 「袁燁怎樣?」永定抓著阿楚雙肩。 「還在手術室裡…….」 「阿楚! 快給我找孔明先生! 無論如何,現在就要見他!」 「瘋了嗎?找他幹什麼?」 「不管要付多少錢! 立即就要見他!」永定發瘋似的抓著阿楚。 「找他幹什麼嘛!」 袁永定哭叫起來: 「救袁燁!—— 我要救袁燁! 現在!!!」 阿楚更慌了: 「這跟救袁燁有什麽關係嘛!」 「十二少為了救如花,決定一命換一命! 那個孔明……他那處……好像放了鍾馗像! 他也許會知道救袁燁的方法…. 不—— 他一定知道方法!」 阿楚怔住。 永定拿出電話,抖顫地撥號…… 「我要把阿晉找來…….他要守在這裡…….守著袁燁…… 你幹嗎還不打電話—— 快打啊!!!!!!!」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


Camera: Canon AE-1 Program
Film: Fuji Superia X-tra 400
Photo Lab: Developed by Showa